您现在的位置: 济宁二号井>新闻时讯>
新闻时讯
 
【榜样】门兵:我是守卫门岗的一个兵

undefined

疫情期间,在我矿大门岗,都会看到一位身穿白色防护服、戴着护目镜,每天都要连续工作12小时以上的“忠诚勇士”。

“我叫门兵,我是门兵”

他叫门兵,是的,虽然是名副其实的90后,但已经有了9年的党龄。疫情期间,一号大门岗是我矿复工留勤的1800多名职工进出矿里的唯一出口,他所在的岗位,自然而然成了控制疫情的咽喉要地,也是疫情防控的最前沿。门兵作为武装保卫中心110执勤的一名巡逻队员,从大年三十到现在,他一直按照领导安排在矿大门一号岗执勤。不管是在风里、雨里、雪里,他和同事们无怨无悔,一直坚守着矿井疫情防控最前沿。

“我叫门兵,我是门兵!”疫情期间按照矿领导及武装保卫中心领导的安排,一号岗对进出车辆及人员的管控上升到最为严格的级别。门兵的执勤班次是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他穿着白色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同事们在室外执勤12个小时,每天不厌其烦地给上下班的职工测量体温、做好登记 。开始的几天,连续十几个小时的站立常常使他和同事们站得两腿抽筋。老天也好像在故意考验这些一线的战士,不只是空如其来的疫情,还有突如其来的降温、突如其来的大雪、突如其来的雨天…这些恶劣天气,对于室外执勤的武装保卫中心的队员们无疑都是雪上加霜的考验。

最初的人员进矿测温用耳蜗式测温仪,职工们担心疫情防控期万一有人出问题会不会被这种接触交叉感染?门兵和他的同事们悉心听取职工的意见建议,切身为职工健康考虑,及时反馈信息,换成了红外线的腕部测温。体温登记他们提供了公用的签字笔,他和同事们又不厌其烦地向每一位职工解释签字笔登记簿都已经消毒,请放心。由于天气寒冷,避免职工排队测温受冻,按照领导指示所有职工可以在班车上测温登记,然后班车直接从一号岗进矿。由于是疫情防控期,班车严格限员,从每辆车五六十人到限员30人左右,新村到矿里的班车从原来的52趟/天增加到120趟/天以上。门兵和其他队员们除负责对120多趟班次的班车停车盘点清查测温情况,每天统计进矿职工的测温记录4000人/次左右,还要对进出矿里的车辆进行消毒,工作量可想而知……

undefined

“我是党员,我是抗疫主人翁”

由于疫情防控期班车限员,职工不同班次多,每天接受测温检查的职工多达几千人,门兵他们站在抗疫防控的第一线,看似最平常的工作,却有着最大的风险。大年初四,济二矿为了响应公司“抗疫情、保安全;抓生产、保供应”的号召,迅速恢复生产。门兵和他的队友们像往常一样对中班职工进行测温检查,有一名职工体温三次测量都超过了37℃,此刻被测温的职工紧张的满头大汗,看着自己的体温偏高 ,他情绪开始急躁。门兵一边耐心劝导平复着他的情绪,一边提示周围同事及职工保持好1. 5m以上距离,而自己却勇敢走在最前面,和另一名同事一块带着这名职工单独进行了水银温度计测温。为了更专业地排除疫情可能,他和同事及时通知医务室人员到现场进行专业测温。这位职工休息了一段时间,又进行两次测温,确定不存在发烧现象,门兵如实汇报请示完领导同意才放人进矿。在这种特殊时期,作为一名年轻的“老党员”,门兵时刻不忘入党誓词,挺身走在最危险的疫情防控最前线,也不忘把工作“作于细,成于实”,当好抗疫主人翁,防控疫情咽喉地。由于红外线测温仪一定程度上会受外界气温影响,门兵和他的战友们为了确保测温最精确化,经常都是冻得瑟瑟发抖,却不忘尽量用手心的体温暖着测温仪的感应部位。

同事们都说:“别看门兵年龄小,但是做事很认真严谨,非常靠谱!”

“都是正常工作,应该做的……”平时很健谈的门兵总会腼腆的说。

undefined
“疫情结束,我要编部《疫情邮集》!”

“疫情结束,你最想做什么?” 

门兵说:“我想回家看看父母,我是家里的独子,因为工作需要,从春节到现在我还没有回过家。我还想回家看看我那一屋子宝贝……”

门兵业余时间喜欢集邮、收藏,他说:“除了分门别类的各类古钱、纪念币,我有从2005年至今的所有的票,我手里最早的票是清朝的,工作之余我常去参加各地邮展。我正策划着编部《疫情邮集》,正在收集全国各省市的疫情封片,现在已经收集了二十多个省的疫情地区的疫情实寄封和疫情明信片,总共有110多枚了,我要努力争取疫情结束把这个《疫情邮集》做好,用邮集记录这举国上下团结一心争取来的抗疫胜利,珍藏这本我也参与过的抗疫防控时期的《疫情邮集》,当别人捧着翻阅它时,它能告诉我们2020年的春天虽然来得迟了一些,但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一场疫情,给了我们太多的收获、体会和感悟,我要用我喜欢的方式来记住这一切。”(施国贞 王现鹏)

 

 


上一篇:我矿扎实开展“学法规、抓落实、强管理”活动